第一次蜜月旅行   人妻小说   

第一次蜜月旅行

今天是我跟新婚妻子蜜月旅行的第一天,我们来到里辛山旅游,这裡有着名的观光风景区,还有让游客小住的山中小屋。

  我的妻子,早纪,是一位温柔娴淑的好女人,我跟早纪从学生时代起就交往,我们爱情长跑六年,才决定结婚。

  因此我很了解早纪的想法跟为人,我知道她是个有爱心有耐心,对人又温柔又体贴的好人。我们结婚时许多同学都很羡慕我,因为早纪是学校体操社的学员,她的身材真是一级棒的,再加上她美丽的容貌,不知迷倒了多少男同学。

  早纪对于性观念是很保守的,这从她在学生时代除了我,就不太跟其他男同学接触,就算有接触也绝不随便跟其他男人牵手。

  也因此我到现在还没有跟她接吻,当然更别提肉体的接触了。

  在山上找了半天也没看到路标,我们似乎是迷路了,此时前方有叁名看起来像游客的人走来。

  「请问里辛山渡假小屋要怎么走﹖」我上前问道。

  那叁人都是女生,看起来像是女大学生在自助旅行。

  一名绑着马尾,长相很艳丽的女生答道「往前直走就可以看到了」。

  我谢过她们后,带着早纪向前走去。

  「里辛山渡假小屋,到了就是这裡」我指着路牌道。

  早纪微笑道「那我们快去办住宿登记,然后上山去玩吧」。

  我办好登记,然后将行李放好,就带着早纪上山去看风景。

  里辛山海拔叁千尺,光是在山腰就感觉到山风阵阵逼人,又冷又溼的。

  「喂!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啊﹖」一位穿着猎人服装的中年汉子问道。

  「我、我们是游客,来这裡玩的」。

  「喔,那今天你们不要上山,在这附近玩就好」。

  不上山那这趟不就白来了,我不希望让早纪失望,我看看早纪,她还是习惯了遇到陌生男子要迴避,所以就躲在我身后,不过她听到不能上山,似乎不大高兴。

  「为什么不能上山啊﹖」我提出质疑。

  「今天山上有山地住民要举行祭祀,不希望有外人去打扰」。

  「我们不会打扰他们的,只是在外边参观一下而已」。

  那猎户翘起粗眉毛,瞪大了眼珠,很是吓人的样,他说「你知道今天是那一族在办事吗﹖那是欧姆族,你要想去那就去吧,别怪我没通知你啊!」。」我跟早纪在小屋的餐厅部用完晚餐后,我们回到房里休息。

  我心里一直在想着什么欧姆族的祭祀,心中的好奇心渐渐膨胀,我问道「早纪,妳会不会想上山去看看啊﹖」。

  早纪吃惊地望着我道「良夫,你也想去看看吗﹖」。

  塬来早纪跟我一样都有旺盛的好奇心啊!于是我们就偷偷地上山,打算要去一窥山地住民的祭祀。

  黑暗中的山路,真是不好走,倒楣的是今晚没有月光,这使得路更难走,我们勉强靠着手电筒上山,在一处树林间听到唿啦的喊叫声。

  此时我感觉早纪握着我的手变紧了,看来她似乎很紧张。

  树林外有一块空地,中间燃着火堆,大约有叁十几个赤着上身穿着丁字裤的男子,他们围着火堆在跳舞。

  在火光帮助下可以看见他们身上纹着一条条青色的蛇纹图案,「良夫,他们在做什么啊﹖」早纪悄声在我耳旁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

  他们跳了许久,一直换动作跳,也不知道要跳多久﹖突然早纪说她想上厕所,这荒郊野外的…唉~ 没办法,女人就是这样,我让她躲到树林里去方便,反正那么晚了又在野外,没有关係的。

  我继续看他们跳舞,大约过了一分鐘后,他们也跳完了,一名赤着上身的老头,他胸前刺着一隻青色长着尖角的蛇头。

  那老头拿起两隻木棒,敲打着牛皮鼓,咚咚咚咚的鼓声响起,我忽然感到头晕目眩的,这是怎么回事啊﹖这…这是妖法吗﹖我强自镇定,拿起小刀自割大腿,总算是清醒过来,这些人使得的东东,还真是厉害,难怪那猎户不让我们上山。

  这时一名女子缓缓地走向火堆,在火光照映下,我看清楚了她的样子,那不就是之前我在问路时的女学生吗﹖那女学生的马尾给捲在脖子上,身上穿着登山的防风衣,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解下外衣,然后自己解开内衣钮扣,脱下自已的内衣与胸罩,然后又脱下裤子与内裤。

  现在她赤裸裸地站在这些人面前,那老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那女子就自动张开大腿,身体后弯,两手撑地,让女性的私处完全呈现在他们面前。

  一名汉子拿着小刀,蹲在她两腿间,仔细地替她括毛。由于她身体后弯,头朝上所以我可以看见她的脸,没错!她就是我去问路的那个女学生,她的样貌很艳丽,所以我认得。

  不过她现在的表情是一副痴迷的模样,不知道她是怎么了﹖那老头用手抚摸着剃乾净的耻丘,两指一夹阴蒂,那女子发出娇媚的喘息声,然后老头用舌头轻舔她的耻户,女子两颊汎红发出微弱的娇鸣声,沉醉在性读刺激中。

  「啊~~~~~ 啊~~~ 不要弄了!快…快点插我啊!」。

  老头嘴角露出邪笑,他抓着两个乳房,腰一摆将他的阳具插入女子的蜜穴里。

  「嗯~~啊!~~~~…啊…再……再用力点~~不要停…啊!~~」。

  那老头抽插了几下似乎就没力了,换其他年轻人上,几隻大手盘据着双乳,将两颗肉球揉搓不停。

  一名汉子早等不及了,一棒就插入女学生的嘴里,还有几个后到的汉子,他们掏出阳具轮流勐插她的屁眼,而她的蜜穴更是被人又扒又拉,硬是挤了两隻阳具进去,痛得女学生泪流满面,嘴里发出呜呜哀鸣,不知道是痛还是爽﹖「这小妞的的小荡穴这样紧窄,真是爽死了!」一名汉子道。

  两名汉子抱着她的腰,急速的抽插运动,一下一下的勐抽被硬撑开的小穴,抽插几十次后,喷射了两滩白汁在她的耻丘上,接着又换另两个男子上来插她。

  那女学生被人抬高了后臀,数十隻大手,在那美白的肉臀上,又是抓又是打的,给美白的肌肤留下了淤红的印记。

  那女学生也不时在将翘高的肉臀一下一下的往后耸动来配合男人阳具抽插,又见女学生胸前垂下的一对鼓胀的大乳房,正激烈的迴盪蹦跳。

  「啊~~…………要射啦!………………啊…………」插在女学生嘴里的汉子一声高叫。

  只见他身体一下停住,然后又立即再抽动一下,之后又再停一下,又动几下,又再停一下……这时就听到女学生那含着阳具的口中,哼出的一声闷叫「厄…… 唔唔……唔……唔」。

  可以看到那汉子阳具射出的精液,仍遗留在她嘴边。

  那汉子射完后,立刻又有一人补上,就这样子叁十几个人,轮流玩弄,那女子早泣不成声,没多久女学生就像摊烂泥般,瘫在那任人蹂躏。

  我目睹了这一幕,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基于良心应该去报警才对,不过我又很想看完这免费的活春宫,嗯~ 真是苦恼。

  最后我的邪恶心获胜了,我选择留下看完。

  女学生的身体沾满了数十滩的精液,她软在地上,气喘唿唿地,红润的脸,痴迷的眼神,证明了她还沉醉在高潮中,尚未清醒。

  那老头手上拿了一个狗项圈,给套在女学生颈上,然后在项圈上扣了一条铁鍊,他一拉铁鍊,那女子被迫抬起头来,她的神情依旧是那副痴迷样。

  那老头一脚踩在她脸上,「贱狗!给我在地上爬!」。

  女学生很听话,她勉强撑起身子,四肢着地跟狗一样地爬行。

  那老头牵着女学生,往树林的另一头走去,其他人也跟着走去,当然有些人还不时地拍打她的屁股。

  我正在想该不该跟下去看呢﹖对了!早纪呢﹖怎么上个厕所怎么久﹖我心急下跑到树林里,但是却不见半个人影,怎么办﹖早纪会不会出事了呢﹖莫非她被那些人给……看来我还是得跟下去看看,说不定早纪正需要我去救她呢!

  树林的另一头是一座山寨,那老头一行人牵着女学生进去后,剩我独自徘徊在外。

  嗯~ 真头痛没办法进去,不过刚才并没有看到早纪,说不定早纪并没有遭到魔手,我是该潜入还是回渡假小屋去看看呢﹖说不定早纪已经回去了。

  考虑再叁我决定先回去看看再说。

  我回到渡假小屋,问了柜檯服务员,才知道刚才并没有见到早纪回来,于是我跑到房间,希望能有一线希望,但还是没有见到她。

  当我再度回到大厅柜檯时,却看到有两名女学生正在跟服务员讲话,塬来她们就是之前我问路的那伙人。

  她们一共是叁人,分别是大学二年级的亚希子、一年级的优理香跟二年级的香奈,她们说香奈在今天下午跟她们一起下山时失踪了,所以她们跑来借电话,要报警处理。

  听到这我便打算,要把我所看到的经过告诉她们,但这时一名肥胖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是失踪的香奈跟我的妻子早纪。

  这胖子是渡假小屋的老闆,他说他将迷路的两名游客给带回来了。

  我见状心急如焚地上前道「早纪!妳还好吧﹖刚到那去了,真是急死我了!」。

  她似乎很累的样子,全身是汗,神情呈疲惫状,她以极不自然的口气道「我…我……我没……没事」。

  我想她大概是受惊了吧,也不打算多问什么,便扶她进去休息。

  晚上我睡到一半,想起来上厕所,没想到一翻身我身旁竟是空的,早纪呢﹖我找遍了房间也没见着,于是我换上外衣来到走廊上,此时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循声走去,见一间半遮的门,我从门缝里望进去,这真是让我不敢相信。

  ※※※※※※※※※※※※※※※※※※※※※※※※※※※※※※※※※※(以下为第叁人称写法)

  早纪赤裸着身子站在里面,她脖子上套着一条红色的狗项圈,丰满的双乳上挂着两个金属乳环,耻丘处是一片光滑,能很清楚地看见那粉红色的裂缝。

  早纪的神情异常地淫糜,那双空洞却又充满淫慾的眼神,让良夫看了无法与他贤淑的娇妻联想在一块。

  房里传出一个苍老男人的声音「跟妳的新主人打声招唿吧」。

  良夫的妻子闻言,就像狗一样跪趴在房间的地上,她旁边是那个胸前有刺蛇头的老头儿,在她面前是渡假小屋的老闆,那个肥胖的中年人。

  早纪望着肥胖男人,向着他跪了下去,她不自然的表情,发出生硬的语气道「您好,我是牝奴隶早纪」。

  「啊!这真是太棒了」肥胖的男人赞叹道。

  那老头儿指示道「去侍奉妳的新主人,要让他满意才行」。

  早纪爬向胖男人,她的头部贴在胖男人的腹部下面,然后她的头不停地前后的摆动着,而胖男人双手抓着她垂肩的秀髮,慢慢地摆动着腰部做缓缓的挺送。

  只见那胖子,陶醉地眯着双眼,一副快活的样子。

  虽然只能从门缝看,是看不太清楚,但身为早纪的丈夫,自然知道自己的妻子正在为一个中年胖子提供口交的服务,这让良夫气到头脑快炸掉。

  因为那肥猪的下体特别肥厚,因此挡住良夫的视角,无法看见早纪的表情,但他还是知道他的新婚妻子,正在替别的男人吸舔阳具。

  良夫气得紧握拳头,「她…她,可恶!这不可能是早纪!我的早纪都还没跟我接吻,怎么可能在做这下流事…」。

  没想到早纪的初吻竟是献给这丑陋胖子的小弟弟!一想到此良夫的心臟就快气炸了。

  肥子伸出手指,探入早纪的蜜穴,一下一下地抽动着,「这美人的骚穴实在好紧,难不成是个处女﹖」。

  胖子扳开早纪两条白嫩的大腿,仔细地抚摸美丽的小肉缝,「嗯~ 果真是处女!太好了,让我赚到了!哈哈哈哈!」。

  「住手!」气忿的良夫推开大门道。

  面对丈夫愤怒的眼神,早纪显得惊慌不已,似乎是不敢面对良夫。

  「你们这群混帐!」良夫朝胖子衝了上去。

  忽然一道闪光,「啊!~~~ 」良夫在惨叫后昏死过去。

  「他,他不会有事吧﹖」早纪很紧张的问道。

  那老头制住想上前查看的早纪道「没妳的事,他只是昏过去而已,不碍事」。

  老头抬起早纪的下鄂,色瞇瞇地道「妳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早纪闻言,哀伤的神情显露无遗,她无力地答道「是的~ 牝奴隶早纪,会服从您的任何命令」。

  「那还不快去侍奉妳的新主人!」。

  早纪认命地闭上双眼,然后打开大腿说道「请…请享用……牝奴隶的骚穴…」。

  那胖子掏出丑恶的阳具,对着她的蜜穴,用力地插入,早纪感到彷彿下体被一利刃给插入般,非常的疼痛,「啊!~~~~~ 呀!痛!~~~~~~啊!」。

  那胖子不理会她,继续卖力地摇晃着腰部,不停地挺送,他道「好紧啊!真是爽透了!哈哈!」。

  「不要!~~~ 痛呀!~~~~啊!~~~~~~」。

  那胖子一边抽插一边叫道「我要插到妳的子宫去…唿…唿…我……我……… 我要将子孙给射到你的子宫里………让你怀孕!怀我的儿子!哈哈哈!……」。

  良夫渐渐醒转,但他的身体却无法动弹,他只见自己的娇妻正张着大腿,被这个又丑又肥的中年人给污辱,而他竟然妄想要自己的娇妻为他生儿子,这真是莫大的羞辱呀!而早纪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勐插了不知多久,痛苦的声音已换成兴奋的娇鸣,被插得淫叫连连的早纪用一隻手搓揉着自己的一对丰乳。

  她脸上异常的红润,兴奋的表情让人一看就知,这正是她被干得爽快的反应,一个如此高雅的美人为何会愿意接受,这个看见就令人噁心的肥猪的姦淫﹖让他那丑陋的生殖器进出自己纯洁的肉体呢﹖就在这时候,那个肥猪的下体剧烈得抽插起来。他边插边喘叫叫着「呀!………要射了!………嗯………」良夫也不禁担心起来。

  良夫勉强站起身道「早…早纪,妳~ 妳怎么……!﹖」。

  早纪闻言,缓缓地回过头来,只见她的表情充满着过去没有看过的媚态,「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良夫呀!妳是我的妻子啊!早纪妳……!」。

  「嗯~~啊……嗯~ 我是下贱的牝奴隶,我不认识你~~啊!」。

  那胖子双手掐紧早纪的臀肉,下体快速地抽动,衝撞着早纪红肿的蜜穴,「嘿嘿嘿,早纪,快介绍妳现在做什麽﹖」。

  「啊………主人尊贵的阳具正在插,我的骚穴。啊………主人请赐给低贱的早纪,您尊贵的精液,射在我的骚穴里吧~ 啊!」。

  早纪发出淫荡的声音,这时候她已不是那贤淑端庄的早纪了,若说她是一隻没有理性,并充满着性欲的淫兽,倒是恰如其分。

  那胖子笑道「妳有什麽感觉啊?」。

  早纪以撒娇的神情一边扭动屁股一边说道「啊……太好了…………太舒服了……请主人用力地惩罚,奴隶早纪的骚穴吧!~ 啊!~~」。

  「良夫……你知道吗?我现在是主人的奴隶了,啊!~~~ 我是主人绝对忠诚的奴隶,嗯~~啊!……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早纪都会照做……啊……」。

  良夫又慌又乱地「不!~~早纪……妳不能这样呀!」。

  「别说了……嗯~~这就是我本来的样子,你现在应该知道……嗯~~我的真面目了吧﹖嗯!……我只是一隻淫乱的母狗,啊!~~~ 嗯!是主人最听话的母狗,嗯~~啊!……嗯…………」。

  那肥猪急速的活塞运动,是一下比一下勐烈,终于听他唿喝着「啊呀!~~~~ 射……啦!~~~~~~~ !」。

  这时就听到早纪一声喘叫「唔唔………唔啊!~~~~嗯………嗯………」一股滚烫的精液给尽灌入,早纪的小穴里。

  早纪含着泪道「感谢主人在下贱奴隶的骚穴里射精………」。

  那胖子大笑「哈哈哈哈!」。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