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女孕检   人妻小说   

淫女孕检

“庆濑……我们还是不要来检查了吧……”柔弱的女子腹部隆起,紧张的拉着男人的胳膊,这是好不容易怀上的属于自己老公的孩子,走在到处淫声浪语的医院里,真的让人很担心啊,万一检查不小心伤害了孩子呢?

“别担心啊花彩,每年那么多的孩子在出生前都来检查过,不是都没事么?你就是太紧张了,医生说三个月的时候就可做了,都五个月了你还不让我碰,忍得很难受啊。你也是吧?偷偷拿按摩棒干自己的外口,根本不抵用吧?所以好好了检查一次啊,对于孩子这这种事医生还是很认真的。”庆濑握着花彩的手,柔声的安慰她。

“讨厌你居然偷看!而且你哪里有忍了,昨天我还看见你和公公一起在后院树下把大姐干晕过去了呢,射得大姐满脸都是你的精液,哪里有难受!”花彩嗔怪的看着老公。

想起昨天从屋子里看到后院,老公和公公把回娘家的大姐吊在树枝上,一前一后两根大肉棒把大姐肏得直叫,两条勉强沾地的腿不停的抖着,下身的淫水像尿了一样淅淅沥沥的流了一地。

吃饭的时候大哥和二哥也回来了,直接在饭桌上一脸禁欲的大哥就直接扒掉了大姐的裙子,让她光着两条腿跨坐在自己身上,一边吃饭,一边用大鸡吧狠狠的日大姐的小浪逼,二哥的筷子也一直在大姐的奶尖阴蒂上戳。

后来干脆饭也不吃了,大哥直接把大姐扔在桌上,分开两条大腿,露出被老公和公公肏得已经通红的骚穴,又粗又大的鸡巴把大姐干得高潮迭起。

一顿饭除了自己因为孩子要补充营养吃了一点,其他的几个男人就全吃大姐去了。

大姐下面的两张小嘴轮流吃下了四根大鸡吧,坐在一边的花彩能很清楚的看见那些紫红粗壮的大肉棒是怎么样恶狠狠的肏干大姐可怜的小穴,前后两个穴都被肏得合不拢了。腿心里全是被捣成泡沫的白液,高潮得快虚脱了。上面的小嘴被喂下了不知道几波浓精,反正最后都吃饱了。

花彩很感激大姐能这样经常回来,因为她一个人要满足四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实在太勉强了。家里婆婆很早就去世了,两个哥哥又没有娶妻,五十出头的公公也还精力旺盛,在没有怀孕之前,这样每天被四个男人干小穴的就是自己了。

本来母亲是不同意自己嫁过来的,因为这种只有一个女孩子的家庭肯定会很辛苦。可是那时候还是男朋友的老公把自己骗到了他家,四个男人把自己干得死去活来,小嫩逼都被他们肏烂了,肚子里被灌进不知道多少浓精,在床上逼着自己签下了结婚届。

结婚当晚就穿着婚纱被他们把小逼日了整整一夜,老公把自己的后穴也开苞了,更方便了他们的蹂躏。

看上去西装革履很禁欲的大哥在床上反而是干得最凶的,每次都全部拔出又整根捣入,狭小的花穴几乎要被他的肉棒撑裂,插在深处还在不断膨胀,大龟头一鼓一鼓的射出热辣辣的浓精,又强势又直接,双手紧紧压着屁股不允许有一点闪避。

被大哥肏干的时候会有一种自己只是一个能用骚穴满足男人欲望的工具,不需要温柔对待,唯一能做的就是张开腿接受男人的肉棒。求饶对他也没用,只要他不满足就会一直干,哪怕自己被肏晕过去他也不会停。

笑起来很温柔长相斯文的二哥是花样最多的,家里不少功能猎奇的情趣用具就是他买回来的,总是用那些东西把人折磨得在高潮边缘忽上忽下就是到不了顶,苦求着他才会慢悠悠的用大鸡吧把你肏上天。

他还喜欢去各种公共场所,那次自己就被他带到了游乐园,被按在路边的长椅上干了一通。掀起裙子把自己的脸盖住,当着围观的人群,撕掉自己的内裤,把自己粉嫩的小穴扒开给别人看,然后挺着粗长的肉棒狠狠的干进花心深处。

被遮住视线的身体变得极为敏感,那些围观的目光落在身上,好像有无数的人在同时玩弄自己的身体,小穴被不断的撞击肏得有酥又麻,二哥还恶劣的让一个小孩子来拧自己小巧的阴核,当着那些人的面把自己肏得淫水四溅,把又多又烫的精液射进了自己的子宫。

对比下来,长相有些凶恶的公公还是比较温柔来了。但是随着年龄增长而不断积累的经验,让他知道怎么能把一个女人干哭了。他总能轻易的找到自己最敏感的地方,然后坚硬的龟头就一直对准了那个地方顶弄,不用什么力气就能让自己高潮,但是即使这样他也不会停下,好几次自己都被公公干的尿了出来。

这样看来,花彩看了看身边阳光开朗的老公,还是庆濑最好了,他说检查就检查吧,看他们干大姐,自己的小穴也痒得不行,要是医生说真没问题,那就让几个男人一起来给自己的骚穴止痒吧。
“你从知道怀孕之后就没有和男人做了吗?”早间医生让花彩躺在床上,庆濑站在一边看医生给花彩做检查。

早间医生神情自若的伸出手分开花彩因为害羞而夹紧的双腿,把短裙撩到了腰间,隔着薄薄的内裤按压了两下,当着庆濑的面没有一丝犹豫的褪下了花彩的内裤,一直拉到脚踝上。

然后又解开了花彩衣服的扣子,露出了鲜红的乳罩包裹着的,因为怀孕变得更加膨大的奶子。

“以后不要穿这种紧束的内衣了,怀孕期间乳房变化非常快,这种内衣会影响乳房的通畅,对以后哺乳不好。”修长的手指将胸罩推开,娇红的胸乳跳了出来,在医生眼前晃晃悠悠的摇动着。

大手覆盖在乳房上用力的揉捏,刺痛的感觉让花彩低呼了一声,医生不为所动的继续挤弄揉捏,仿佛要从里面挤出奶水来。

“回家以后要经常按摩乳房,像这样从乳根一直挤到顶端,你过来跟我一起学。”早间医生示意站在一边的庆濑,自己松开了一只奶子让给他。

“像这样,从根部紧紧握住,”医生张开手用虎口掐住了雪乳柔软的根部,使劲一挤,本来就高耸的乳房被挤更加挺立了,粉色的奶尖开始充血变红,高高翘起,庆濑跟着医生的动作,两个人一人一只奶子开始玩弄了起来。

“医生,我可以吸她的奶子吗?”一根手指拨弄着老婆挺立的奶尖,庆濑笑着问医生。

“当然可以。”然后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含住一边乳尖,大口大口的吮吸起来。

左右两边被不同的男人含住,用不同的力道吮吸着,触电一般的快感传遍了已经快五个月没被人插过的身体,感觉小穴里瞬间就涌出了阵阵淫水,顺着毫无阻拦的穴口流了出来。

“啊……好舒服……吸得好舒服……”花彩将手放在自己胸脯上的两个男人发间,想象自己在给孩子喂奶一样,柔软的舌围绕着乳尖舔弄,撮着嘴不停的吮吸,在刺痛中给自己带来无尽的快感。

早间医生放开了被吸得通红的奶子,换声来到了花彩的腿间,在她雪白的臀下垫了一个枕头,让他更方便的将手指插进湿润的小穴里。

两根指头将花瓣扯开,露出里面粉红的穴肉和肿胀的阴蒂,淫水从穴口缓缓流出,将小穴周围黑亮的毛发沾湿,医生的一根手指插进了小穴里,感觉着里面媚肉的热烈欢迎,灵活的手指在里面穿刺摸索,想找到她最敏感的花心。

终于摸到了一处鼓起的软肉,狠狠按压下去就听见花彩的尖叫,臀部一下子高高抬起,在医生又按压了几下之后直接喷着水高潮了。

“有这么舒服吗?这么简单就高潮了……”医生抽出湿漉漉的手指,拿过一边的帕子擦干净。

“啊……嗯……好棒……已经五个月没有肉棒插进小穴里了……”高潮后的花彩虚弱的说。

“这位先生你不满足你的妻子吗?”

“花彩她怕我做得太过伤到孩子啊,都不让我碰,”说起这个庆濑就觉得怨念,好想把大肚子的花彩干哭啊,“所以今天来让医生检查一下,顺便看什么程度的性爱不会对肚子里的孩子造成影响。”

“是吗?一般三个月以后就可做了,而且肉棒拓宽小穴对生孩子的时候很有帮助,只要不使用一些危险的姿势基本上都没问题的,那我就给你们做个示范好了。”

医生撩开了白袍,解开裤子,掏出了硬挺的阳具,用硕大的龟头磨蹭着花彩湿润的花瓣。“准备好了么,这位夫人,”将阳具用小穴里流出的淫水沾湿,巨大的龟头把细缝撑圆,只要医生一挺腰就能插进去。

“嗯……医生……快来……里面好痒……”花彩不停的收缩着下面的花穴,期待着医生的进入。

“这位先生,你的妻子五个月没有被干过了,里面的小穴肯定很紧,我插进去的话她也许会受不了过大的快感而乱动,你要稳住她。”

“我会的……”早就褪下了裤子,用自己的大鸡吧干着妻子娇嫩的双乳的庆濑答应着,正用紫红的龟头戳着花彩的奶尖,不时放到花彩嘴边让她含着吮吸两口。

“嗯……老公……好好看着医生是怎么干我的啊……”花彩伸手握住了老公的肉棒,替他上下撸动。

“我会的,我会好好看着医生是怎么把你的这个小浪逼肏开的……”

医生一手扶住肉棒根部,一手扒开了花彩的嫩穴,等大龟头被小穴含住以后,松开手狠狠一顶,伴着花彩的娇喘一下全部干到了底。
啊……进来了……医生的大jiba操进来了……“花彩的小穴紧张的收缩着,紧紧抓住床单,湿漉漉的saoxue对医生的大jiba完全敞开,粉嫩的媚肉热烈的欢迎着即将带来极致快感的肉棒。

早间医生青筋环绕的肉棒不停的悸动着,抵住huaxin慢慢的研磨,将细长的甬道撑开到极致,滚烫的温度烫的每一寸花壁都在颤抖。

“有点痛……医生……太大了……轻一点……孩子……”花彩被早间医生的巨大撑得快裂开了,努力蠕动着花xue含下炽热的yingjin,进到深处又担心肚子里的孩子,紧紧缩起来想阻挡继续深入,身子也试图往后退开。

可是她的上半身被老公压着,跪在她头顶上方,膝盖挡住她的肩膀,双手将一对大naizi挤拢,形成深深的乳沟,分量十足的yanju在白皙柔软的乳沟里抽插着,垂下的阴囊不断拍打着她的下巴,甚至甩到她的嘴边。

“请放心夫人,这方面我毕竟是医生,不会伤到您肚子里的孩子的。”双手握住花彩浑圆的tunbu不让她退宿,大肉棒一寸寸的抽出又捣入,用力rounie着滑软的tunbu,更是将臀瓣向两边分开,让小穴更方便被操干。

“是呀,花彩你要相信医生啊……hangzhu……”庆濑晃动着将阴囊落在花彩的唇上,花彩听话的张开了嘴,将黑紫色的软袋含进嘴里,灵巧的舌尖舔弄着,怀孕的五个月里虽然没有被人把大jiba插进小穴,可是上面的小嘴几乎每天都要被大jiba操。

医生伸出手扒开花彩浓密的耻毛,找到了藏在里面的花核,重重的弹了一下,立即换来花彩呜呜的叫声,小穴抽动得更厉害了。医生继续按压搓揉着小小的肉粒,激出花xue里更多的miye,成为大jiba最好的润滑,让他可以毫无顾忌的顶到最深处,让花彩又娇又嫩的抽泣回荡在房间里。

“医生操得你舒服吗?叫得怎么浪!”庆濑看着医生的大jiba是怎么在自己老婆的小逼里抽动,连那个小穴一张一合的样子都看得清清楚楚,卵袋被老婆含在嘴里伺候着,大guitou已经吐出些许粘液,把乳沟弄得泥泞不堪,他捏着两颗naizi使劲揪起来又突然松开,不时左右扇动,在上面留下鲜红的指印。

“唔……医生……要干死我了……”花彩吃力的挤出一句回答,甬道内壁急剧的收缩着,夹紧了体内的rou-gong,医生干得不深,但是抽动的速度极快,让她觉得里面都快被他磨破皮了。

“可以了……夫人的小穴已经被我操开了,先生你也可以一起来……”医生粗长的ji=ba不断在溢出yinshui的小穴里进出着,guitou和柱身上都沾满了从花彩小穴里带出来的白色汁液,每次顶进去,都将肉棒上的粘液逼退到xue口,糊满了两人交合的地方,然后又在抽出中被拍打成泡沫,随着每一次撞击发出黏腻的水声。

庆濑放过了被他蹂躏得红肿不堪的shuanru,从花彩的头上方退了下来,大jiba擦过花彩的脸,庆濑晃动着腰让大肉棒在花彩的脸上拍了两下,“看我怎么干死你……”

“啊……老公……不可以……孩子……”花彩被医生干得浑身无力,脑袋还算清醒,记着自己的肚子里有孩子。

“怕什么,不是有医生在吗?”庆濑摸了摸花彩隆起的肚子,“不知道他现在能不能感觉的到呢?让他看看自己的妈被别人干逼的时候有多骚。”

“老公……呜……啊……医生……太深了……”医生狠狠的操了一下,抽出还耸立着的肉棒把位置让给了庆濑,自己走到花彩头边,把沾满白浊的肉棒捣进了她的嘴里。

随着医生把大肉棒抽出,花彩被撑大的小穴收缩回来,可是无法恢复原来的紧闭,硬是被医生干出了一个圆圆的洞,大股大股的淫水i正流出来。

庆濑的裤头敞开着,硬邦邦的大jiba像吐着红信的巨蟒,对准了微微张开的小洞,没有太激烈,而是让顶端一点一点的挺近,折磨的身下的花彩不断扭动身体,正被操得舒爽大肉棒却离开了,换了一根进来又这样不紧不慢的磨着,让她小穴里痒得难受。

“别急啊,这就给你……”快要到底的时候庆濑身子一顶,将粗长的肉棒全部顶了进去,狠狠的撞上了花心。

“好久不操你果然小穴变紧了啊,不过没关系,这次检查以后回到家里,哥哥和爸爸还有我,会很快再把你干松的,不然怎么一起吞下两根肉棒呢?”庆濑黝黑的肉棒狠狠的操弄着已经合不拢的小穴,花彩的呜咽全部被医生的大肉棒堵在了嘴里。

“不行哦,两个人对怀孕的身体太勉强了,要生完孩子才可以。”大肉棒在小嘴里搅弄着,鬼头一下下的戳着柔软的舌,大肉棒被舔得胀大了一圈,医生深深的戳进了喉咙,喷射出大量的浓精,灌满了整张小嘴,更多的顺着嘴角漫出来。

庆濑也急速的抽插了几下,“可以射在里面吗医生……”

“当然可以,射多少都行。”

“庆濑……啊……太快了……”花彩颤抖着双腿,x小穴被干得又红又软,淫水直流,庆濑捏住她小小的花核一揪,她尖叫着到达了高氵朝,庆濑也在急速收缩蠕动的小穴里射出白浆。

“射精了……好烫……庆濑……啊……”

“请记得每个月都要来检查,两位请慢走。”早间医生将胯间的肉棒收回裤子里,庆濑扶着没穿内裤的花彩走出了检查室,白浊的液体顺着她的腿缓缓流下。


【完】
评论加载中..